切换到宽版
  • 51阅读
  • 0回复

六大考古新发现揭晓 四项是史前遗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汗逸致
 

眼部近视手术

      1月10日,“2019年中国考古新发现”在京揭晓。它们是:山东滕州市西孟庄龙山文化遗址、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洪河遗址、陕西神木市石峁遗址皇城台大台基遗迹、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湖北随州市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青海乌兰县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
      

      
      比如,山东滕州市西孟庄龙山文化遗址是一个面积仅2200平方米的小聚落。这里有围墙、环沟、房址等。通过考古发掘可以确定,围墙里面没有垃圾,而围墙外面也只有零星垃圾,比较干净,并没有发现堆放垃圾的地方。那么,这里的居民是如何处理垃圾的呢?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洪河遗址中发现11具骨骸,但都是残缺的。没有颅骨的多为妇女儿童,没有躯干的都是成年男性。显然这是暴力或祭祀的结果。那么,4500年前,这个嫩江中游的聚落,到底发生了什么?
      
      陕西神木市石峁遗址,可谓是近几年考古界的明星遗址,每年都有令人惊喜的发现。本次入选的皇城台大台基遗迹,发现了叹为观止的精美石雕。而这些石雕的内容与其不同寻常的摆放方式,究竟意味着什么?
      
      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是一处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冶铜遗址,在这里发现了大量沾有铜绿的兽骨,而且以牛羊等为主。可见这里的工匠食物中的肉类明显多于其他人群食物中的肉类。莫非,冶铜工匠的社会地位比其他人群高?
      
      以上不过是诸多目前还无法准确解释的现象中,极小、甚至不太重要的一部分,更多的问题还在等待未来的研究与发现。
      
      除了四个史前遗址,另外两个项目均为墓葬。
      
      湖北随州市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发现了2000余件青铜器,其中青铜礼乐器近600件。更为重要的是,发现了铭文6000字。这个发现,弥补了春秋中期曾国的缺环,完整地构建了周代封国中最重要的文化序列。
      
      青海乌兰县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出土了罕见的彩绘漆棺和鎏金王冠,显示出墓主与吐蕃时期的当地王室有密切关系,说明吐蕃时期在柴达木盆地北缘设有高级别的行政和军事建制。
      
      除上述入选的2019年中国考古六大新发现外,还评选出7个入围项目,分别是:陕西汉中市疥疙洞旧石器时代遗址、浙江义乌市桥头新石器时代遗址、内蒙古化德县四麻沟新石器时代遗址、山东滕州市大韩东周墓地、湖北荆州市胡家草场汉墓、吉林图们市磨盘村山城遗址、重庆市江津区石佛寺遗址。此外,作为中国考古“走出去”的成果之一,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孟加拉国欧提亚欧耐斯恩考古研究中心联合开展的“孟加拉国毗诃罗普尔古城纳提什瓦遗址”考古项目,获选2019年国外考古新发现。
      
      “中国考古新发现”,因每年选出6个项目而被俗称为“六大考古新发现”。自2002年创办,它已成为考古界的重要奖项之一。在今天的颁奖仪式后,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社科院考古所和考古杂志社承办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随之举行,邀请六个入选项目和海外项目的负责人介绍考古发掘情况。这不仅吸引了诸多专业人士参与,而且不少考古爱好者也报名旁听。其中的三位女士告诉记者,她们都是传统文化的拥趸,是各种公益讲座的常客。今天是第一次听考古方面的论坛,感觉较为学术,虽然听起来有点吃力,不过仍从中得到了新的知识,还是挺满足的。
      
      (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李韵)
      
      来源:光明日报客户端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