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8阅读
  • 0回复

当年25岁余杭小伙的发现,如今震惊世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莘和昶
 

石家庄多链星球


      
      一缕阳光照在施时英的身上,停下了讲述的他极力在克制着,终于,这个肤色有点黝黑的汉子哽咽了起来,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只有眼泪没有声音的哭泣,让记者深深感受到他内心的那片柔软。
      
      “不好意思,有点失态了。”施时英一边用两只手擦着眼泪,一边对记者说,“今天这个时间点真的有点控制不住,想起在天堂的祖父和母亲,听到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的消息,我想他们一定会高兴和激动的。”
      
      7月7日上午,余杭各地都还沉浸在良渚古城遗址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喜悦中,在良渚遗址管理所副所长施时英的办公室里,喜悦的气氛中多了很多不能忘却的回忆,一些让人心头一颤的往昔。
      
      在这间不大的办公室里,随着施时英的讲述,一段良渚遗址保护的故事渐渐地呈现出来,也让记者感受到一个家族保护遗址的执着和坚守。
      
      传承 沿着祖父的足迹
      
      施时英与良渚古城遗址有一段特殊的缘分。
      
      1936年,在良渚,当时24岁的施昕更,发掘和调查了以黑陶为特征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两年后,他出版了良渚一书,掀开了良渚遗址的一角,也成为发现良渚遗址的第一人,施昕更就是施时英的祖父。
      
      因为爷爷,施时英的人生注定要在18岁时发生转变。
      
      施时英出生在诸暨,18岁前一直和父母生活在那里。18岁那年,余杭开始修建良渚物馆,希望施昕更的后代能够来良渚从事文物保护工作。但这一想法遭到了施时英的坚决反对。
      
      当时,施时英对自己的人生已经有了一番规划:读农校,毕业后搞苗木花卉研究。所以,他当时坚决不同意来良渚工作。
      
      转变发生在施时英母亲的劝说后。“说是劝说,其实就是逼迫。”施时英笑着说,当时母亲告诉他,“你爷爷发现了良渚遗址,现在政府要建物馆来保护这些文物,你就必须回去干这份工作。”
      
      “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也许处于叛逆期,母亲怎么劝说我都不答应。”施时英说,后来,母亲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你再不答应,我就下跪!”听了母亲的这句话,施时英慌了,连忙答应来良渚工作。
      
      “可以说,我与良渚一直结缘,起源是我爷爷,决定的是我母亲。”施时英说。从此,他接过爷爷的班,走上了良渚遗址保护的道路。
      
      正是因为走上了这条路,施时英与母亲聚少离多,不能时时在她身边尽孝,这也成了施时英此生最大的遗憾。在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之后,施时英在讲到母亲时总是情不自禁地潸然泪下。
      
      “不过,申遗成功是对爷爷和母亲最大的告慰!”擦着眼泪的施时英说。
      

      

      

      
      坚守 为了无法放弃的责任
      
      一转眼,施时英来到良渚工作已经25年了,从懵懂的青年步入了沉稳的中年,从门外汉到遗址保护管理的行家里手,“这25年里,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施时英说。
      
      刚来良渚时,领导安排施时英做物馆的讲解。很多知识不懂,就努力学,在这期间,他认真阅读了爷爷写的那本著名的良渚,“爷爷的这本书,很多地方我都能背下来,就是那时打下的基础。”施时英笑着说。
      
      不断地学习和充实,使他一步步地了解了良渚遗址和良渚文化,认识到了保护的意义,“这使我有了再也无法放下的责任感。”施时英说。
      
      后来,施时英又开始做文物管理保护工作,“这个红线范围里有42平方公里,就是我们遗址管理所日常工作所要巡查的范围。”施时英告诉记者。42平方公里的保护区,涉及20个村社、130多个遗址点,每周施时英都要走一圈,仔细开展遗址巡察、监测工作。这样的工作节奏,他已坚持了25年。
      
      一开始,当地村民文物保护意识还不强,甚至还有抵触情绪。他记得,有一次去一户村民的家里,等他出来,挂在摩托车上的相机包不知被人扔到了哪里。相机里有他儿子两岁生日的纪念照,这让他颇为可惜。
      
      要想做好保护工作,就必须要做通群众的工作,为此,挨家挨户地做工作成了施时英的日常。陪着记者站在大莫角山上时,施时英说:“这些年下来,附近村子谁家是哪个房子,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二三十趟,甚至是四五十趟,正是施时英的这份执着,换来了村民们的理解和支持。如今,良渚保护区里,每年违章建筑为零。周边村民凡是涉及文保问题,都会第一时间主动联系施时英。
      
      这份信任是施时英用坚守换来的。
      
      记者问施时英,申遗成功有什么感想。他稍稍思考了说:申遗成功是一个句号,但是对遗址的保护来说,这只一个逗号。
      
      对施时英来说,申遗成功是句号更是逗号。而这里的句号是由像施昕更、施时英这样的人,以一份无法放弃的责任和代代相传的坚守书写出来的。今后,还需要更多像他们这样的人去书写更多的逗号。
      

      

      
      (原标题当年25岁余杭小伙的发现,如今震惊世界!“爷爷,你在天堂应该笑了” 新闻来源:余杭晨报 编辑:金子)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